用户中心
  • 学 号:
  • 姓 名:
网站统计
    • ·共有文章:440篇
    • ·文章阅读:25018人次
    • ·共有图集:3个
    • ·共有软件:10个
    • ·共有视频:3个
    • ·总共留言:1条

何秋涛与《朔方备乘

发布时间:2019-06-29 16:01 点击数: 【字体:

  何秋涛与《朔方备乘陕西省文化和旅游厅市场管理处处长李霆和西安唐城饭店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牟华共同为云尚·湘子门青年旅舍揭牌,开启旅舍发展新篇章!

  北京时间5月26日,徐灿在家乡抚州卫冕世界拳王金腰带成功,近日他做客新浪,与网友分享了这场比赛的一些故事。

  北京时间1月30日,中国首位WBA金腰带获得者、中国拳击史上第三位世界拳王、国内目前唯一一位职业拳王、中国首位WBA金腰带获得者做客新浪体育直播间。现场教授主持人拳击技巧,并与新浪体育高层交换礼品。

  新浪体育20年颁奖盛典将在1月22日下午6点开启,媒体嘉宾有序签到入场。

  北京时间1月22日,由新浪体育主办的“体育星力量暨新浪体育20年颁奖盛典”将在中国传媒大学举办,众多体育和文艺界的明星都亮相盛典。

  何秋涛是中国近代史上从事西北边疆史地研究的学者,在其短暂的一生中可谓著述颇丰,他有感俄地居北徼,与我朝边卡相近,而诸家论述未有专书,于是将官私著述中有关北部边境的史料,进行分类、排比、考订汇成《朔方备乘》一书,改书是中国近代第一部论述中俄关系的巨著,在近代边疆史地研究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清朝咸丰年间,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全面反映中俄两国关系的著作诞生了,编者就是福建光泽的何秋涛。他将官私著述中有关北部边境的史料,进行分类、排比、考订汇成《北徼汇编》,后经人推荐进呈咸丰帝,咸丰帝览后龙颜大悦,赐名《朔方备乘》。书中他不仅把前人对东北、蒙古、新疆的史地研究成果汇为一体,还把研究范围扩大到域外史地——俄国,其是何秋涛研究西北史地学的代表作,也是中国近代第一部论述中俄关系的巨著,在中国近代边疆史学研究上享有极高的盛誉。

  何秋涛(1824-1862)字巨源,号愿船,世代居住在福建光泽福民坊,出身于封建小官僚家庭。秋涛祖长敦曾任直隶博野知县,父高华系国子监监生。据史书记载“君少负异瘭,过目成诵,自儿时能举天下府厅州县名,数其四境所至”,而勤奋好学实属天性,十六岁籍学日,亲朋故友前来道贺,但闻书声琅琅然而独不见其人。自古中国文人学而优则仕,自隋唐以来实行的科举制度为朝廷提供了大部分的官员人选,也成功地网罗了国内的精英来为国家服务。道光二十二年(1843),年仅20岁的何秋涛便考中秀才,一鼓作气继而连捷成进士。十年苦读无人知,一举成名天下闻,这便是中国古代读书人的真实写照,此时青年的何秋涛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到了京城以后,何秋涛一日也未曾放弃读书,博览传记“益肆志于学,罄囊购书数万卷”,在此期间他有幸结识了许多年轻有为的青年俊才,如何绍基、张穆等人,年轻人惺惺相惜,他们在一起游览名胜古迹、谈古论今、切磋学问,大有相见恨晚之感。这一时期的何秋涛无论是学业还是人生阅历均有很大提高。道光时期,京师中倭仁、曾国藩、何文贞、吴廷栋、等人在宋学方面有很深的造诣;何绍基、张穆、苗夔、陈庆镛等人在汉学方面学识渊博;梅曾亮、朱琦、王拯、冯志沂等人在古文词方面影响深远,而“君专精汉学而从诸公游处,未尝以学问门户标异,其于经史百家之词,事务之理,考证钩析,务穷源委,较其异同而要归诸实用”。广泛的交游使他进一步接触了社会,丰富了阅历、开阔了眼界。乡人陈庆镛爱其才,积极推荐,何秋涛后被提拔为律例馆提调,“刑部奉敕撰律例,根源多君手定。”何秋涛对予工作认真负责,不敢有半点疏忽之处,有时甚至达到了苛刻的程度,陈埴御史曾经搜集到一份来源不明、时间不详的资料,何氏当面毁之,大家对此表示不可理解,秋涛言:“军国重计宜上闻援引故事”,足可见其严格的态度。

  19世纪50年代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中国南方大部份城市,咸丰三年(1853)太平军攻克安徽省城安庆,安徽巡抚蒋文庆自杀未遂被随员所救隐藏于轿中,后被太平战士发现并当场戮死,此事件令清廷为之震撼。继而派遣刑部汉左侍郎李嘉端为安徽巡抚,何秋涛随李嘉端坐镇安徽。随着太平军破九江,克安庆,转眼间南方大部领土丧失殆尽为起义军所占领。5月北伐军袭击临淮、凤阳,当时安徽地方当局中有三支小部队,负有守土之责的安徽巡抚李嘉端(字吉臣,号铁梅,顺天大兴人),得悉太平军进占临淮,他五内如焚,一筹莫展,先是下令封闭庐州城门,坐以待毙,继而进至护城驿,故作姿态,据《皖碧吟》记载“行辕处处系花骢,他和他的幕僚们也做好了潜逃的准备工作”。11月14日太平军攻克桐城,面对太平军的节节胜利,清安徽地方当局惊恐莫名,争吵迭起,帮办安徽军务周天爵临死前狠咬了李嘉端一口,咸丰帝龙颜大怒,立即以“调度乖方”、“成何体统”、“毫无布置”、“有负委任”为由,将李嘉端革职,改任江忠源为安徽巡抚。至此作为幕僚的何秋涛亦难免不受牵连,因此引咎辞职。就在何秋涛刚欲施展报复为国尽忠之时,便受到如此沉重打击,使他深感官场黑暗,满腔热忱逐渐冷却,经过苦苦思索,断然决定改变人生追求,以后不再热衷于宦海沉浮,而潜心于学术研究。

  俄罗斯国家形成于9世纪末,直到1480年才逐步形成以莫斯科为中心的独立的俄罗斯国家。原本与中国相隔万里,并无领土接壤。在16~17世纪沙俄的制度代表了统治阶级的利益,开始逐步向东方进行军事远征,结果是“实现对西伯利亚的征服”,并“一直扩张到太平洋沿岸。”何秋涛对此有着深深的忧患意识“尝谓俄地居北徼,与我朝边卡相近,而诸家论述未有专书,乃采官私载籍,为《北徼汇编》。”最初编为六卷,后来他对此书加以增补,成书八十卷。“是书取材之处有四:一日本钦定之书以正传伪(如《饮定皇朝文献通考》、《钦定大清一统志》等);二日据历代正史以证古迹(如《北史》、《元史》、《唐史》、《明史》等);三日汇中外舆图以订山川(如《内府舆图》、《大清会典地图》、《西域水道记》、《万国地理全图》、《水道提纲》等);四日搜稗官外纪以资考核(如《绥服纪略》、《柳边纪略》、《龙沙纪略》等)”“是书卷首页恭录圣训三卷,次恭录圣藻一卷,次恭录钦定诸书八卷,以上共十二卷,圣武述略六卷,考二十四卷,传六卷,纪事始末二卷,记二卷,考订诸书十五卷,辨证诸书五卷,表七卷,图说一卷,以上共六十八卷。”“是书备用之处有八:一日宣圣德以服远人;二日述武功以著韬略;三日明曲直以示威信;四日志险要以昭边禁;五日列中国镇戍以国封圉;六日详遐荒地理以备出奇;七日徵前事以具法戒;八日集夷务以烛情伪。”尚书陈孚恩对何秋涛本人及其著作甚为满意,因此决定为之代呈文宗。据咸丰朝实录记载“本日召见兵部尚书陈孚恩,保奏刑部主事河秋涛翰林院编修,郭嵩焘据该尚书面称,该员等通达时务,晓畅戎机,足备谋士之选……”咸丰帝下旨要求何秋涛缮写清本,再行进呈。咸丰十年(1860)正月二十日内阁奉上谕,著于本月二十二日预备召见河秋涛,二十四日内阁奉上谕刑部主事何秋涛进呈所纂书籍八十卷,咸丰帝大悦,认为“此书于制度沿革山川形势,考据详明,具见学有根柢,何秋涛著加恩俟补缺后,以员外郎即行开补,并著懋勤殿行走,赐名《朔方备乘》”。

  一个文人的一部著作可以得到当时至高无上的皇帝的垂青,并亲自为其书赐名,何秋涛可谓得到了至高的荣誉与肯定,相信这是他弃官从文后最为荣耀的时刻。然而清咸丰十年(1860)英法联军占领北京,咸丰帝逃往承德避暑山庄,留下皇弟恭亲王奕䜣收拾残局,强盗般的英法联军烧毁了凝聚着中外艺术结晶,有着万园之园之称的圆明园,何秋涛进呈的这部呕心沥血之作毁于“庚申之变”。何秋涛闻之半晌无语,心里悲伤之情不言而喻,此时别无它法,只有苦苦等待,盼望着哪天龙颜大悦,还会想起这部倾注自己全部精力的著作。然而对于他来讲这是一个漫长的等待,直到第二次鸦片战争失败后,俄国人以其极不光彩的身份(表面充当清朝与英法调解人,实际暗中与英法私通,为英法侵略者提供清朝设防等军事情报,使清朝军事防御暴露在侵略者面前。)并逼迫清政府在与英法签约之前就与俄国首先签订了《中俄天津条约》、《中俄北京条约》使中国大片广袤的土地被俄国占领,并获得了英法攫取的全部特权。清朝统治者这时才看清楚了俄国狰狞的面目,同时也使清朝最高统治者再次想起了《朔方备乘》一书及其著者对于俄国贪婪天性的预测,于是咸丰帝索要该书的副本,侍郎黄宗汉取其所藏书稿,计划将书稿稍加整理后进呈咸丰帝,怎料黄宅失火,书稿百不存一。也许就像是算命先生给何氏的预言一样,祸不单行,天不佑他,这最后的机会都再次与他失之交臂。经过几次重创之后,“秋涛故贫饔飧或不继”直到无法维持生计。后经好友黄彭年推荐到河北保定莲花池书院讲学,生活略有改观,然由于多年心血付之一炬,使何氏甚为懊丧,加之他“讲诵不倦、身心俱疲,”遂不幸于咸丰十二年六月三十(1862)病故,年仅39岁,真可谓是英才早逝!何秋涛早年弃官从文,收入微薄,生活甚是艰辛,加之两子年纪尚幼,故无能力埋葬其父,此情此景真是让人痛心不已。何氏过世后所著之作散落各处,实在令时人为之惋惜,乡人龚显四处搜集其文稿,共有数十种,每本皆有按语数条,或详或略,足见其笔耕不辍的一生。何秋涛治学严谨的态度、经世致用的思想得到当时人们的肯定,门人集钱买地将其葬于保定西郭外马池村,好友河东道杨宝臣哺育其二子。后来黄彭年与布政使孙观,按察使范梁清、知州沈枚、乡人同知陈崇砥、邱铭动等人,慷慨解囊为其重修坟墓,并感其“博学能文,深知远虑,而穷困以终。”为之撰写墓志铭,聊以纪念。

  回顾何秋涛的一生,虽然生命短暂但由于其天资聪颖、勤奋好学,为后人留下了不少经世之作,曾撰写易类:《周易爻辰申郑义》一卷;书类:《禹贡郑注略例》一卷;经总义:《一镫精舍甲部稿》五卷;别史类:《逸周书王会篇笺释》三卷;法家类:《问心一隅》二卷;笺注:《一灯精舍甲部稿》五卷、《王会篇笺释》三卷;校对书籍:《李忠定全集》二百卷、张穆《蒙古游记》、《元圣武亲征记》。其中《元圣武亲征记》为元人察罕所译,主要记载成吉思汗、窝阔台两朝之事。由于纪事部分为《元史》、《秘史》所缺憾,因此其价值一向为蒙元史学家与西北史地学家所重视。但受限于古代印刷传抄技术的限制,因此各种抄本错误百出,语句支离破碎,严重影响其使用价值,正如张穆所讲:“方舆之颠倒,名氏之舛驳,年月日之参错,触处皆是。”此种情况也引起很多史学家的注意,但都因工程巨大,难度甚高而停止。何秋涛得到该书抄本后为该书进行校正,他首先用蝇头小字在题记、行间进行眉批,待语句通顺后“粘缀草稿,铅黄杂错。”最后在进行补正移录。经过苦心经营,两年之间发现伪句、伪字、衍文、脱文百余处,正是由于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使得这部很有价值但错误颇多之作能为后人所用。张穆评价其功绩说“廓清之功,比于武事矣”。《蒙古游记》是张穆的代表作,是一部较系统的蒙古地志,它的编撰不仅可以弥补辽、金、元三史之阙,而且为我们提供了清代蒙古各部沿革和社会情况的较完整概貌,成为研究蒙古史地的重要参考书籍,受到国内外学者的重视。但张穆作未及而亡,临终嘱托何秋涛继续自己未完成之事业,何秋涛利用公务之余,辗转十年,校订并排比补辑末四卷,完成了张穆的遗愿。何氏的校补纠正了原著的不少阙略,使原著更加准确真实,在中外学术界享有盛誉。较补之功,可谓盛矣。

  光绪年间,黄彭年受命预修畿辅通志,秋涛子何芳徕将存于祖居的残稿呈交给直隶总督李鸿章,但前后讹误甚多,间有残缺,庆幸残稿目录具在,给原文修复工作提供了依据。经黄彭年和畿辅志局编修诸学者多方努力,历时寒暑十年,使得这部饱经磨难的著作得以恢复原貌,并于1881年编成刊行。恢复后的《朔方备乘》比原书增加了两幅地图,即俄国地图和中俄边界图。(黄彭年讲:“俄罗斯雄长欧洲,侵陵回部,疆土日辟,事变日增。即我中华不失旧好,而分界亦少异前规。拟为续编,犹未遑及,命子编修国瑾先绘成俄国全图及中俄分解图,与是书相辅而行,俾览者有所考焉。”)另外,翰林院编修李文田为此书作注《朔方备乘札记》,收入《烟画东堂小品》及《灵鹣阁丛书》中。

  何秋涛及其《朔方备乘》被学者们在著作中多次提及。梁启超在《清代学术概论》中讲“自乾隆后,边微多事,嘉、道间学者留意西北边新疆、青海、西藏、蒙古诸地理,而徐松、张穆、何秋涛最名家。松有《西域水道记》、《汉书西域传补注》、《新疆识略》,穆有《蒙古游牧记》、秋涛有《朔方备乘》,渐引起研究《元史》的兴趣,至晚清尤盛。”在《中国近代三百年学术史》中又赞《朔方备乘》“有组织,有别裁,虽今日读之,尚不失为一名著也。”还有的学者把何秋涛的《朔方备乘》与俄国学者尼古拉·斑蒂什-卡缅斯基的《俄中两国外交文献汇编》相提并论,认为其开创了研究中俄关系史的先河。笔者认为这个评价对于何秋涛及其《朔方备乘》来说可谓恰如其分,名至实归。时至今日我们仍然能看到后人对何秋涛的怀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收藏>] [打印] [挑错] [推荐] 作者:dede58.com 来源:未知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