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 学 号:
  • 姓 名:
网站统计
    • ·共有文章:547篇
    • ·文章阅读:38406人次
    • ·共有图集:3个
    • ·共有软件:10个
    • ·共有视频:3个
    • ·总共留言:1条

Warald咨询

发布时间:2019-07-03 17:53 点击数: 【字体:

  Warald咨询点击“提交”后,我们会向您的邮箱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请按照邮件中的提示完成操作。

  各科学业水平考试的基本内容和要求,全面遵循教育部《义务教育课程标准》。依据教育部课程标准制定的《福建省初中学科教学与考试指导意见》,用于指导教师开展日常教学与复习备考,提供考试命题与教学评价依据。体育与健康、信息技术根据国家和福建省有关要求实施测试。考试命题坚持立德树人,强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统筹“两考合一”考试定位,突出学科思想方法和学科核心素养培养,减少单纯记忆、机械训练内容,增强与学生生活的联系,考查学生综合运用所学知识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能力,做到题量适度、难易适当。

  ).attr(src,u).hide().appendTo(document.body);t=n.Deferred();var f=setTimeout(function(){t.reject()},r);e.getQuickLoginUserLength=function(e){t.resolve(e)},t.always(function(){t=null,clearTimeout(f),a.remove()})}t.then(function(t){i(n.extend({},e.ERROR.SUCCESS,{status:t.us0?1:2,userLength:t.us}))},function(){i(n.extend({},e.ERROR.TIME_OUT))})}}(QHPass),function(e){use strict;e.signOut=function(t,n){void 0===n&&(n=t,t=!0),e.sync.signOut(t).done(function(){e.events.trigger(success.signOut),e.utils.parseCallback(n)()})}}(QHPass),function(e){use strict;var t=e.$,n=

  一亩三分地论坛计算机CS电子工程ECE管理信息系统MIS统计生统Biostatistics金工金数MFE等各专业申请就业指南

  【三小时复述一本书】史地生政高效学习系统是基于初中生解决繁杂的史地生政等学科知识点背诵而研发的一套高效学习课程,线小时完整复述一本书,轻松应对日常学习和考试。

  最近比较忙,这个东西是以前写的,今天帖出来。 Computer Science(CS) 一直是最难拿奖学金的专业之一,经过2001到2003之间的泡沫破裂经济萧条之后,CS就业市场从2004年开始强劲复苏,就业形式非常好,本人就抵抗不住大把数钞票的诱惑,毅然(汗,好像海骗们回国都是说毅然如何如何)拒绝了某牛校CS系PhD的诱惑,纵身跳入industry, 变成了朝9晚5的俗人,最近刚买了房子,只能做房奴回忆一下当年遥远的博士梦了。 热身完毕,言归正传。CS就业好,申请难度也有所提高,我个人感觉,在理工科专业里,CS拿奖学金难度仅在生物统计之下。但是由于现在就业形式好,下面几年的形式还是会越来越激烈的。有的专业,只要申请人背景不错,ps像模像样,最后怎么地都能砸出个offer,但是CS不同,我见过太多背景优秀的人,最后两手空空,一无所有。见过最惨的一位老兄,北京某著名高校硕士,所有成绩都很不错,Lucent工作3年,先F2来美国再申请,一个offer都没拿到,一气之下,这位大哥毅然(这个词真是精辟精妙至极~~)跑回国了,后来不晓得两口子怎么样了。 要想拿到CS的offer,除非你是北大清华中可达的牛人,是需要动很多脑筋,费很多心思,还需要避免很多错误的。再好的背景,如果犯低级错误,也照样可能拿不到offer。有个中科大的BS+MS2006年秋季申请失败,给我来信,让我分析为什么。我简单看了一下他选的16个学校,跟他背景和目标match可能会考虑给他offer的,不到一半,其中的几个他还逃申请费或者GT,弄得没有被及时处理,结果可想而知了。他还很奇怪的说,我选校分布的很好,多少名到多少名几个,每个档次都有阿。。。 选校是申请的第一步。选校并不是单纯的看一下US News排名。选校之前,你需要先想一下你的目标是什么,是打算早点就业,还是想找个学校读博士。见过很多这样的人,对research没兴趣,还是混着读博士,年复一年,人都折磨的毫无锐气,十分颓废。有些97/98年来的, research一塌糊涂,毕业后当然找不到学校的教职,又错过红火的就业形式,赶上了经济萧条。。。。至于念博士念得痛不欲生或者跟老板翻脸甚至最后念费了得,也大有人在。如果你的目标是硕士+就业,那选择学校首先就得考虑学校周围就业市场如何,该校在本地区就业声誉如何。US news是不可能告诉你这些的。比如波士顿城里的东北大学,US News排名不高,但是他们的计算机,信息系统等专业就业形式都很好,毕业生在麻州就业市场很受欢迎。比如说,EMC公司的创始人以及很多高层领导都是东北大学毕业的,所以光是一个EMC就消化很多东北大学的毕业生。EMC就是历史上最牛的秘书工作过得地方J,在全世界10大软件公司里好像排名第7。如果你的目标是就业,那么一个CS专业30-50之间的学校,比如Iowa State等,就不如东北大学实在。此外,在某些州里有些国内不知名的小学校,虽然没什么好排名,但是就业很好。ex girlfriend在哈佛的好几个同学,都是国内非名校毕业,先在俄亥俄一个国内不知名的学校读的Master,然后再到哈佛工作(staff),最后再找机会读博士的。这个俄亥俄的学校,US news里也很难找到的。 选校还要看系里的具体情况。比如,我知道的一个小学校,看US news的CS排名,可能是100左右,但是系里有个老板很牛,而且特别喜欢中国某几个学校的学生(非北大清华等牛校) ,实验室里一堆老中。这个老师无论是research还是指导学生都非常出色,被大家公认即使是不适合读phd的废材,也能被她改造成人才。她的学生,有的选择作了professor,去公司的,都是去Microsoft, Oracle, HP的核心研究部门,EMC这样的公司人家号称都看不上。如果去这样的学校,可能你的博士学位没法拿来在国内吹牛,但是很实用,这样的5年还是很值得花费的。 读博士,选好学校或者说选好导师是至关重要的。有的牛校的老师,手下一个爆大的lab,无穷多fund,无穷多人,老板可以给你钱,但是分给你的时间是很有限的。有的学生很独立,但是有的学生需要老师的attention来start,这样的老师就很难跟你match,跟他见个面,即使是30分钟,都需要跟他们的秘书make official appointment。相反,有的老师学生很少,如果你愿意,你很有可能可以经常性stop by,你得到的attention多。有的老师很宽松,有的很push。。。申请的过程,选择老师的过程,都是需要运气的。但是,尽管你没有办法在申请时选择push或者宽松的老师,你总是可以尽量避免很多错误well in advance。自己DIY,多花点时间,使用种种手段多打听一下这样的消息,是很有帮助的。选校如果作得不好,开始就走歪了甚至走错了,后面就费劲了。 所以,选校千万别拿着US News看,系里主页随便点点,然后说,我选校很好啊,几十名到几十名都有,有交钱的有不交钱的,分布的很好啊。 Warald  ( 欢迎转载,转载请保留ID/Email/Blog)

  Its great that I found another assistant to handle some detailed and time-consuming work for me.   I myself will only take care of selecting schools, PS/resume, finding professors and TaoCi now. I dont need do the application forms,  mail packages, collect documents&mails, deal with stupid Xiao Mi for fall 2007 application. My two assistants will do those jobs for me. ...

  有人跟我要以前作的成功客户的例子,要他们的姓名,学校和联系方式来确认一下。这样的信息我不能告诉大家,尽管我也很想说出来。   我跟客户签的合同里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要保密。拿到offer,按照合同清算之后,没有客户愿意我拿他们的名字作宣传。首先毕竟找人作申请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其次,一旦被美国的学校知道了,麻烦就大了,而且不是一般的大。   我很希望能在blog里说我给国内某某大学的某某拿到了某个很好的offer,这样说了,可以大大地增加我的知名度和可信度。尽管我很想,但是我不能这样作,我得遵守职业道德,说俗一点,作business得有点原则,如果打算长久作下去,就得注意信誉,不能胡来。如果我泄漏以前客户的信息给你的话,将来我也可能泄漏你的名字给别人。国内的中介好像能提供成功客户的姓名,学校,去了哪个学校的什么专业,不晓得是怎么说服这些客户们去冒被美国学校开除的风险的,或者就是编造的。   我只能压制着用以前客户招揽生意的诱人念头,闭上嘴,什么都不说。但是我可以换个方式,比如说   东北某著名大学,本科生,本科成绩87左右,托福630,GRE verbal 450 AW 4  申请CS,拿到一个50名左右学校的全奖,拿到了排名30左右的学校的电话面试,但是表现很差,没拿到该校的offer 东北某高校,研究生,本科成绩87,研究生比较差,只有80,托福630, GRE verbal 480 AW 4.5,有国内发表的中文paper,申请CS,拿到一个40左右的学校的全奖,还拿到40-100之间另外3个学校的全奖,另外在4/15之后,还有两个学校想给offer,但是已经决定了,所以直接据掉。 某大学本科生,高数99,GPA 84-85,但有两门重要的专业课成绩差,只有70几分,GRE verbal 420,托福610,无任何研究背景,申请CS,拿到一个30名左右学校的全奖。这个offer主要是靠我的陶瓷。该客户申请过程中, 因为verbal实在太低,屡收据信,但是对我的工作极其配合,对申请噩耗从无怨言,最后反而去了很好的学校 天津某高校中文系毕业,成绩88,托福630,GRE 500/800/800,拿到亚利桑那一个前60名大学stat全奖。   当然,还有其他专业的,先写这些。   我现在仍然接收申请2007年入学的客户,其他专业如数学,生物统计,生物,会计/金融,信息系统,化工,EE等进展顺利,但是今年CS客户的数量有点少了,我希望能找到4-8个,但是目前只有3个,而且有一个客户鉴于自身条件有限,还有很明显的硬伤,所以只要admission,就算算上我亲弟弟(条件也有硬伤,只要ADMISSION,只打算申请一到两个学校),才有4个。

  天津某著名高校中文系的,本科毕业后工作,但是喜欢到学校跟小mm们混,大mm们4-5岁吧。 后来谈了好多年的男朋友为了出国,把她踹了,另找一个人F2了 (据她说)。 她一气之下,发誓要全奖到美国证明给男朋友看看,结果申请到了Arizona一个学校中文专业的全奖。注意,是美国大学中文专业的全奖。来了美国,男朋友当然是没办法弄回来。后来听人介绍,MS以后决定申请统计,然后她居然拿着统计MS的全奖了!!!!她属于对于数学课程很不开窍的那种,直到毕业,她对于整个统计学科的了解都非常混乱,知识贫乏。不过,现在统计就业很好,她也找到工作了,干了一年多了,也没有被裁掉 🙂 申请就是一个赌局,尤其是对于实力比较弱的,关键是看谁敢挽起袖子豁出去。 有时候没有退路的人反而比一些条件好但是思前顾后的人结果好。符合最基本的条件,甚至不太适合都可以,然后就看申请过程和运气了。什么GRE多少分够用什么的,都不是大问题。 尽管到现在我都无法理解证明能力和跟男朋友分手有什么关系,我更相信是两个人相处的问题,但是这个姐姐当时什么都不想了,后路也没留,接连折腾了两把,都赚了。

  进入美国以前要签I-20,进入美国以后,要申请信用卡,驾驶执照等都需要签字,有的签字要跟着你走很多年。 很多人很犹豫,不知道该写中文还是英文,决定写英文的,基本上都不知道怎么能写的让别人难以仿造。 我建议大家用中文签字,因为大家中文书法还算是相对稳定了,英文的很难说。有朋友当年用英文在驾照上签的名字,现在自己都写不象了,后来去银行redeem bonds,因为某些原因,需要验证签名,被别人大大为难了一把尽管这种事情很少发生,但是用中文可以,何苦要抓耳挠腮去创造个以后自己都模仿不出来的英文呢。我一直都用中文签字,没有任何问题。   Somebody asked if ok to draw a piggy head Yes, thats fine. Just try to make it unique.

  以选聘岗位与考生1:1的比例按试讲成绩(试讲成绩不合格人员除外)由高分到低分确定进入考察环节人员名单。末位成绩并列的人员,进行加试,试讲成绩高者优先进入考察环节。

  我的blog上还是会继续帖出一些经验谈,这个我会一直写下去。一方面帮助大家少走弯路,另一方面也算是对我能力和服务质量的宣传。   从年底11月份到明年4-5月份,可能我不会写很多东西,这个时期要保证我的客户的利益,等我给他们都拿到offer以后,5月份我会接着写2007年度申请经验总结。   11月份之前,有时间的话,我会继续写东西。

  GRE/TOEFL/IBT考多少分够用?某个分数是否太低 1. Verbal 最重要。我近几年作过的客户(尤其是申请2006秋季入学的),没有超过500分的。最少的420,去了Iowa State,不过这个主要是靠很牛的陶瓷,老板的第二封回信直接问是否要RA。最高的480去了Michigan State Univ。据我了解,有的个别系里是按照400-450划线杀人。不过,即使被干掉了,只要陶瓷好,还是有希望的。另外,研究生院/学校不管GRE,只有系里才可以对GRE有发言权。小秘的话也不可全信,因为他们只能说一般情况下如何如何。拿奖学金的Chinese 平均GRE肯定是高的,但是不代表你verbal不高就不行。 所以说,有个500多分得verbal,你就集中精力好好申请吧,机会还是有的,别浪费时间到处问了。400多分的 GRE如果要申请的话,难度大,自己多费心或者找个线分以下的我没做过,因为不能保证offer。 2. 数学是crap,不过,这个考的惨不忍睹的 人也很少吧 3. AW不重要,3.5就可以了,4分足够,4.5非常优秀了,5 分连我这种在美国的人都很喊你大牛。我做过的申请2006年以前的客户,都是3.5-4,今年刚接的申请2007fall的客户中有个家伙6G考到了4.5,让我很高兴,要是客户们都这么争气,我要省多少心啊。。。

  2019年7月30日至8月5日,选聘工作监督和管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组织进入体检环节考生进行体检,体检标准参照《公务员录用体检标准》(国家和省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最近听说国内中介现在拿着个Top249 的排名找客户,说是如何如何。我看了一下这个排名,发现里面有几所我合作过的学校,很有意思,这里跟大家讲一些东西。 首先,我觉得申请应该分三类。第一是高端申请,申请人GPA, TOEFL, GRE,毕业学校等都很decent,目标是拿全额奖学金或者至少是半奖(比如Tuition Waiver)来美国读研究生;第二类是条件有所欠缺,拿奖学金基本没可能,但是有能力自费,或者是比较优秀的高中生考了托福来美国读本科;第三类就比较tricky,基本上申请人没有任何英语考试成绩,no TOEFL, no GRE,拿的是“conditional admission”即有条件录取,也就是先来美国大学通过ESL学习语言,达到语言标准后成为正式学生。 中国学生以前都是第一类。现在有钱人多了,签证也容易了,第二类只要资金充足,也有很多人来美国,而且还有很多人在美国国内转专业自费读书。第三类以前一般很少给中国大陆出来的,现在即使给了,签证也很难。这个一般是给台湾人香港人准备的,他们黑在美国的少,reputation好很多,所以美国移民局不担心这类留学成为偷渡的手段。 美国大学有能力给国际学生全额奖学金读MS/PhD的不多,即使比较大的像CS这样的专业,估计最多也就是150来所。这个249没什么意义,而且里面有的排名低的学校有些专业其实很好的,比如纽约的Polytechnic University,他们的CS很不错的,我不记得具体排名了,但在我眼里,应该是30-70之间的吧。他们的全额奖学金也比较难拿。TOP249并不是按照专业来排名的,没什么指导意义,根据这个排名来做事的中介也不了解美国学校真正的专业实力和排名。所以,第一类申请人,如果你或者你找的中介只是根据这个general 的TOP249而非专业的具体情况来申请奖学金,你要当心了。 中国人跟着奖学金走,所以第一类申请人来了offer后的去哪个学校的decision相对简单。第二类就很复杂了,拿到什么样的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去哪里读书里面学问很大。自己掏钱,关键是一定要拿到应得的回报,否则,花了很多钱,达不到目的怎么办?比如说,有的学校招生比较困难,因为学校在周围声誉不是很好,学生就业率不行,所以他们就欢迎国际留学生来,录取标准也降低很多,当然,他们对国际留学生收的学费也很高。不明情况的人进去容易,毕业也容易,但是毕业后怎么办?基本上找不到工作的。现在国内到处是海龟变海带,我觉得这是因为很多号称海龟的同学们只有学位,没有实际工作经验,国内公司不希望培训你不希望帮你积累经验,而是希望你具有丰富的经验,来了就能创造价值。所以只要有可能,即使打算回国的,也应该尽量在美国工作一段时间,积累点工作经验,然后再回国。要达到这个目的,在自己掏腰包的情况下,一定要选对学校。一步走错,后悔都来不及的。 到底什么样的学校好?这个没办法定义。往往是DIY的不知道,大家都是两眼一摸黑,拿到个admission欣喜都来不及,哪里能想明白里面的道道儿。国内的中介也不清楚的。他们自己都缩在国内,又怎么可能清楚哪个学校好?他们没有在美国就业过,又怎么清楚这些学校的声誉?中介们有的,无非是一些编织的数据,然后吹一下,只要拿到一个admission给你,不管是怎么拿的,不管是什么样的前景,他们就挣到钱了。真正明白职业规划的,要么在美国,要么回国在外企高层或者研究机构闷声发财呢。 当然,打算弄第二类的同学,也不要把中介或者你弄的学校名字发给我,问我怎么样J . 通常情况下,很多学校的名字我也没听说过的。我知道一些在中国没有名气,但是在当地就业形式很好的学校,但我知识很有限。大家最好找在美国工作的人,尤其是自己专业的参考一下,多听听内行的过来人的经验,心里有底了,再把自己的银子扔给美国鬼子。找个好学校,即可以学到知识,又可以借助学校的就业情况找到好工作,如果学费也affordable的话,那就很lucky了。顺便说一下,我弟弟明年毕业,年底也要申请CS,可惜他小人家英语能力实在是烂,第一次托福成绩低到我从来没听说也从来没想像过的地步,他现在正准备第三次考托福。He肯定得自费了,所以我根据他的专业仔细算了一下所有的 COST。在我知道的在国内没有什么名气但在当地就业形式好学校当中,最便宜的15-20万人民币就可以毕业了,但是绝大多数要30万左右有的私立学校甚至需要更多。这里的数字包括学费和生活费,但不包括你冒着风险打黑工的血汗钱(if possible/applicable)。大家心里也有点底,about the cost. 第三类申请人也有来成功来到美国的例子,估计这种人一般不会看BBS,所以就不说了 J 。

  学校是以文泰科技教育集团为依托,目前设立了航空服务、会计电算化、机电一体化、电子商务、护理、城市轨道交通运营管理、学前教育、铁道运输管理等13个专业,涉及交通运输类、教育类、信息技术类、财经商贸、师范类、医学类6大专业类别。现在,已基本形成了以财经商贸医类为主,其它专业并重的办学格局。

  : 这篇文章是warald文章中被最广泛转载的之一,很多网站都有,上海交大的飞跃手册applybook套辞部分,从06版到现在,一直都引用了这篇文章。 套瓷的目的就是要offer,要想通过这条路径达到拿钱来美国的目的。 首先要弄清楚offer是怎么决定的。我这里只讲一般情况,别跟我唧唧歪歪说据你所知谁的offer不是像我说的这样拿到的J。 一般说来,每个系都会组成一个招生委员会,成员都是老师,tenure track的。据说有的学校还会加上几个学生,这算是很罕见的了。 一般系里会估计一下新学期到底需要招多少人。奖学金一般有2种,TA 和RA,此外,一些学校可能每年有几个fellowship。理论上讲,后者跟前二者的区别就在于前二者算是20小时工作的工资,后者不需要工作。系里的TA一般是由委员会的成员们决定的,算是公款,所以里面的东西比较复杂。比如说,系里资格老的老师发言权多,他们给学生要TA就很容易,但是这也不是绝对的,有的老师学生很少,或者刚起步不久,又没有什么funding,这个时候,委员会也会平衡一下,倾向于帮这样的老师招几个学生干活。总之,鉴于TA需要考虑很多因素,需要几个人一起做决定,拿这种奖学金就比较复杂。如果系特别小,情况也许会略有不同,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去了一个小学校读物理,系里的研究生招生委员会就系主任一个人,他一个人决定所有TA—这也是特例了。TA的优点就是你没有对任何老师的commitment,你可以自由的选择研究方向,换导师,只要成绩别太差,奖学金还是不愁的。 RA录取过程就相对单纯。RA的来源是教授们的research funding,所以决定权完全在他们手里,尽管最终录取需要经过招生委员会点头,但是除非你没考toefl or gre or gpa 2.0,一般只要是有fund的老师说要你,那就是你了。RA的缺点是如果你将来和该教授不match,你决定或者被决定离开,你的奖学金就没有了。需要自己重新找TA 或者其他的RA(好的学校会自动给你TA,但也有不少学校不管)。 TA套瓷的时间取决与系里什么时候开始开会讨论分配奖学金。在系里决定之前,赢得教授的好感,这样他可以跟招生委员会要TA名额。如果系里已经做决定了,你唯一的希望就是有人reject,然后教授实力超群,力排众议,提拔你一把了。总之,TA尽量在系里决定之前套,一旦决定了,就很难改变了。 RA套瓷的时间,首先看教授什么时候来funding,funding一到手,他们就要开始找学生了。这个时候你发的信,他们会好好阅读一下的。在教授对你感兴趣之后,就要看学校最近的招生是什么时间,如果比较遥远,那你就要多跟教授联系,免得在此期间,他们发现更好的candidate然后把你kick掉这种事情很不地道,但是还是常有耳闻的。 套瓷至少有两大忌讳, as far as I know。首先是千万别群发,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每年总是有人会发给.edu or .edu or .edu。第一个是系里所有的研究生的Mailing list,第二个是给所有小秘的,第三个是给所有老师的。这个是基本知识,但是每年都有人做蠢事给整个mailing list上的人发信。发给第一个你是傻瓜,研究生里有很多没钱的自己也在等奖学金呢,你上来就dear professor,  Balblabla give me money ba。发给第二个你更傻,系里秘书们哪里有权力决定奖学金给谁。发给第三个我都没法说你傻了,因为你等于是自杀。跟所有的老师都说I am very interested in your research..你在这个学校的申请到此也结束了。Surprisingly, 我以前所在的系里,这种事情每年都有发生,都是中国人。 套瓷的第二大忌讳就是信里没有内容,泛泛而谈。很多人的信都是说,My name is SB. I am from AAA University, a very famous one ...

  邮箱投递:请有意向的应聘者将简历发送到,标明个人联系方式,届时电线内蒙古职业技术学校招聘招生教师简章

  学校成立了校长为组长的应对新高考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另外分设以教学副校长为组长的课程规划及选课走班指导小组,以德育副校长为组长的学生生涯规划指导小组。学校领导小组统筹领导协调全校应对新高考工作,两个小组分头制定工作方案,明确职责,分工协作。我们还认真学习研究国家、省、市下发的各种文件,加强骨干团队培训,吃透文件精神。同时利用市局继续教育培训以及校内省、市名师、名班主任平台,有针对性地加强教师培训,还组织德育、教学和高一级等单位负责人实地考察上海、浙江等地学校的做法,学习经验,分析不足。

  咨询转专业的问题,W大给出了很多详细的解释以及大方向安排的可能,非常有帮助,有了进一步查信息和思考努力的大方向~

  个人希望从国内登陆北美,在求职和北美留学两个方向上同时做规划,在W大的电话咨询中为我指出了非常切中要害的建议,让我能够根据最直接有效的信息调整努力方向。

  面临offer的抉择咨询了W大,W大耐心地梳理了行业、岗位的现状,以始为终,我也对自己将来要求职的岗位有了比较直观的了解。这些信息对于offer选择非常重要。咨询也超过了预定的时间,W大一直在回答我的问题,直到说清楚为止。很满意,给大家推荐!

  感谢!我是处在职业发展困惑期,思考是否去国外进修。与W大的咨询很愉快,分析问题到位,给予的建议很有针对性。确实是将你的情况了解得比较透彻之后给予的真诚且实际可行的建议。非常感谢!要不是给我分析那么到位,我可能现在还在纠结中。比我自己之前在网上找资料来得高效,且信息准确性极高!非常值得!

  感谢,我觉得W大知道的东西真的挺多的,跟他交谈会比你自己瞎看高效很多,针对选校提了很有用的建议,让我知道自己过去真的是瞎选,并且文书方面也一下子启发了我,非常感谢!

  首先,非常感谢Warald帮我拿到了超级满意的grad school录取。回顾整个申请过程,这次成功的申请与Warald多年来丰富的申请经验和对各个学校/program的详尽了解密不可分。和Warald合作的整个过程都非常愉快,虽然一直只与他用email交流,但这一点都不妨碍我们的沟通和信息的及时共享。他非常专业且敬业,对于每封邮件和每个问题都会认真仔细地回复和解答。不论是背景提升,评估,选校,申请过程,包括之后专业的职业发展等,Warald总是可以给出最中肯和准确的建议,我往往可以从他的回复中收获很多。 我的GPA很一般,一度没有什么自信,但我觉得Warald给我最大的帮助在于他对于每个学校/program的信息和录取条件等资源的全面掌握,然后帮我清晰地定位了我的背景,让我有勇气去申请一开始不敢想的program,并最后被成功录取。另外,Warald的文书写得非常专业,这也是我觉得申请成功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我真的非常推荐申请cs/stat类专业的同学选择W大,结果肯定会超出你的预期。BTW,我很喜欢Warald说话的方式,每句话都在点子上,没有一句废话,很有效率但是又有人情味儿,超赞~

  ==,登录账户输入了几次才发现跟一亩三分地不是一个账号,哈哈哈 言归正传,过去一年了,为了捧场也为了记录 17 Fall,本来学 Education 想转CS(同申IS),坐标上海985,G322 F102 自己试图申请了一下,发现前路漫漫,转专业要搜能收各种背景学生的CS系不是个非常容易的事。吃不准水深浅不说,本身学习压力也大没办法完全投入,经人推荐,16年夏天来找了W大。 评价: 1.省心——选了全程的申请服务+自己提交最终的application,按着和W大商议的选校名单,W写的PS/CV按部就班地填申请材料就可以了; 2.ad数量会超出你的预计——最后结果是7/17,申了17个项目,来了7个ad,本来对转专业这事儿心里一直不踏实,后来ad收着收着竟也收出了一种淡然的感觉,O(∩_∩)O 3.靠谱——周围有很多留学的姑娘,选了不一样的中介,基本到给你文书后就没有然后了。。每天看他们求爷爷告奶奶一样地催中介。。这还是4W档的中介。。所以对外头的中介不是很看好。跟W大做申请的话,可以完全省去这些破事,精简到只需要关注学习,把三围提升得更好。 忠告: 有事提早跟W大邮件联系,不管是订咨询服务还是别的问题,犹豫来犹豫去的时间其实最没意思,省掉这些过程中的怀疑焦虑,尽早步入正轨是真的。

  跟W大合作是抱着寻求突破的态度来的。我自己对申请有一定了解、准备得也比较早,觉得找一般中介帮助不大,自己又想更进一步,所以申请半年前跟W大签约。 合作时可以看出,W大对申请的每个方面,比如选校、文书、套磁、面试都是有自己的思考和理解的,经常能给我启发和指点(对W大写的的PS尤其满意)。最后申请结果确实远超我的预期。 另外,在申请全程是可以向W大提问的,从前期选课建议,到后期考虑选校和职业发展,都得到了W大的支持,自己做起事来也更有信心。

  跟W大合作还是非常愉快的。回复邮件都非常准时并且可以看出确实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尤其是在帮助我和学校老师沟通索要推荐信上有非常大的帮助。另外,根据申请结果可以看出W大在针对申请人自身特点选定文书上还是有自己独特的一套的。

  跟warald的合作结果很不错,拿到了几个学校的录取,有一个还是综排前20的,最后选了一个自己觉得很comfortable的学校。回顾半年多的合作,我的每一封邮件他从来没有草率地回答过,都是很认真细致回答。期间他给的有关背景提升的建议,也帮我拿到一个学校的ad。总体而言,很安心。不过他跟国内留学中介不一样。签约后不能幻想当甩手掌柜,很多事情还是得自己多上心,多问他,他总是能给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但是如果你自己不努力不上心,可能会觉得warald的作用也有限。

  考察内容主要包括拟聘人员的思想政治表现、道德品质、业务能力、工作实绩等情况。2019年7月29日前,将考察表交固安县第一中学办公室。考察合格的拟聘人员,进入体检环节。

  这套系统紧贴公立学校教学考试大纲,是由学能教育专家联合12位史地生政专家型导师历时三年研发和教学而成,全套系统涵盖初中史地生政教材,每本书都按照高效思维模式总结出学习规律,学习起来轻松、简单、快乐。

  跟着某项目出国前,我就开始关注一亩三分地的论坛,想着研究生转cs要找中介的话就要找warald。我是chem转cs,本科学校都很无名,最后拿到了专排综排都top20的学校的录取,对结果非常满意。当初在选校的时候因为一些无厘头的小原因,以及对自己没有信心,就差点不选这所学校了,最后还是因为相信warald的眼光才申请了这所学校,最后惊喜地拿到录取。大四上学期我上课忙,拖延症也很严重,我跟warald是九月份才签约的……9月考G,12月才考出T,虽然我三围普通偏高,但转专业的局限性,和择校、写文书CV经验的缺乏,让我可以确定我自己DIY的话会对不起我的三围……反观warald办事效率很高,能根据客户提供的信息,过段时间就给择校了(我现在觉得这择校择得很符合自己情况),也写出了很干净利落的sop和信息丰富的cv。然后我也是个没有太多问题的人,跟warald邮件交流我觉得不算多吧,就有的时候感觉好久没有联系了找点事儿问问,现在想来我觉得我的申请季,事儿好像很少……对想要跟warald签约的朋友我有三个建议:早签约。我现在还在幻想着要是签约早一点,warald督促我做些背景提升,说不定就能去更好的学校了哈哈。

  拿到录取的时候,和W大已经签约了两年多。在这两年中W大能针对我个人的实际情况和问题, 作出有效的解答和建议。申请的文书能够结合我的情况经历契合申请的专业。 最后在有明显成绩短板的情况下, 拿到了我个人满意的AD。相比于国内大部分流水线的申请机构,W大的能力和经验能够给出有指导性的建议,也能对一些复杂的背景情况给出有效的解答。非常感谢W大在申请时的帮助。

  找W大做留学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W大能根据你的实际情况,来给你很好的定位。这也是我当时最需要的。现在留学的人这么多,选学校的标准太多,竞争非常激烈,结合自身优势,选择适合自己的项目才是最好的。我当时也咨询过国内的留学中介,国内的中介肯定也有好的,但是我觉得他们的眼界和对美国就业情况的判断,还是不如W大的。很庆幸,W大帮我指点迷津,长远考虑,帮我找到了这样一个适合自己的项目。总的来说,结果还是非常不错的,我很满意。跟W大都是邮件交流,一开始觉得不能马上联系到W大,很不方便。后来就理解了,其实邮件交流是最efficient的。

  1、 常见物质的颜色:多数气体为无色,多数固体化合物为白色,多数溶液为无色。

  商科转专业申请cs,一开始真是一头雾水,后来找到了一亩三分地可是时间已经不早了。多谢w大给我指点剩下的最后一学期该做什么,以及做的申请。w大在规划和cs专业申请准备工作上的经验无人能及,推荐信,ps,cv都很专业。这次找w大做申请确实物有所值,在我已经基本定型的条件下,w大替我尽力拿到了满意的结果。多谢w大~对cs不了解的文科专业的想转专业强烈推荐w大,效率很高而且还能省去一开始迷惘的时间。

  经过10个月紧张施工,6月22日下午,上海华二昆山学校校舍主体建筑顺利封顶,计划明年9月开学。

  此次书画展,共展出书画作品五百余幅,全部出于平凉市实验小学一至六年级学生之手。孩子们的作品虽笔触稚嫩,但不乏艺术韵味,色彩绚丽充满奇思妙想的儿童画、洋溢着童真又不失豪迈之气的写意画、笔走龙腾的书法……一幅幅、一件件的书画作品,表现风格丰富,构思充满童真,色彩明快,生动传神、充满活力,每幅书法,每幅绘画,都“写”满了师生们爱党、爱国、爱校的激情,汇集了同学们对“中国梦”的理想、信念和追求。

  和W大合作转专业申请CS,我的感受是在EECS类专业的申请方面,W大的经验和专业程度是其他中介不能超越的。选校的时候,W大会根据个人的情况筛选出适合的项目,保底校、冲刺校分类清楚,并且对应给出每个学校的申请难度、就业分析、项目特点等信息,共申请人参考、选择。在文书写作方面,W大多年的经验让他十分了解学校想在材料中看到什么信息并且着重突出申请人的优势,而因为W大本人就是EECS出身,所以内容写的很专业。作为之前完全没有背景的转专业申请人,在W大的帮助和指导下拿到了dream offer, 非常感谢W大!十分庆幸当初选择和W大合作。

  英语口语实行人机对话考试,信息技术实行无纸化上机考试,物理、化学、生物3门科目实验实行现场操作考试。考试的形式、方法、时长,由市教育局根据不同科目特点确定,市招办具体组织实施。音乐、美术2门科目由市教育局提出要求,并指导各区教育局和学校结合学生平时学习表现进行综合评价,确定成绩。

  猿族星球data岗位之等级划分:DL monkey

  ML monkey

  0;)if(i=o.shift(),0!=i.length){if(void 0===s[i]o.length0&&!t.isPlainObject(s[i]))return r;s=s[i]}return t.isPlainObject(s)?t.extend({},s):s},e.setConfig=function(i,s){if(!i)return e.events.trigger(warn.config,setConfig parameter key is null or undefined),e;if(t.isPlainObject(i))return r(!0,n,i),e;for(var o,u,a=n,f=i.split(.),l=!1;f.length>

  DS/Analytics monkey

  Uber/Lyft/Pinterest热闹上市,员工到底能挣多少钱?拿地里报的offer咱们仔细算算

  被遗忘的华人创业传奇 Zoom袁征的老板,WebEx朱敏的故事

  姚昕xcodecareerservice+1o24bbs就业培训课程服务 你必须知道这些

  发表在《Warald推出咨询答疑服务 跟Warald电话直接提问交流!》

  发表在《提交留学申请定位评估表格给Warald,但是没有收到回复的同学看过来!》

  发表在《[留学申请入门知识]关于找推荐人写推荐信,你不得不知道的几个关键问题(全文)》

  21)}return t}function n(){for(var e=navigator,n=[e.appName,e.version,e.languagee.browserLanguage,e.platform,e.userAgent,screen.width,x,screen.height,screen.colorDepth,document.referrer].join(),i=n.length,s=r.history.length;s;)n+=s--^i++;return 2147483647*(Math.round(2147483647*Math.random())^t(n))}var i=__guid,s=e.utils.storage(cookie),o=document.domain,u=s.get(i);if(!u){u=[t(o),n(),+(new Date)+Math.random()+Math.random()].join(.);var a={expires:2592e7,path:/,domain:o.toLowerCase().replace(/^(?:.+\.)?(\w+\.\w+)$/,.$1)};s.set(i,u,a)}return function(){return u}}();e.utils.monitor={};var s=r.__quc_moitor_imgs={},o=e.utils.monitor.send=function(n){if(!e.DEBUG&&e.getConfig(useMonitor,!0)){var r=e.getConfig(monitorUrl,e.getConfig(protocol)+://s.360.cn/i360/qhpass.htm),o=moitor_img++e.utils.getGuid(),u=s[o]=new Image;n=t.param(t.extend({src:e.getConfig(src),version:e.version,guid:i()},n)),r+=(r.indexOf(?)0?&:?)+n,u.onload=u.onerror=function(){s&&s[o]&&(s[o]=null,delete s[o])},u.src=r}};n.on(init.core,function(){var t=r.screen;o({action:init,resolution:[t.width,t.height].join(x),color:t.colorDepth,language:navigator.language,isCookieEnabled:e.utils.isCookieEnabled()})}),n.on(retryHttp.sync,function(e,t){t=t.replace(/\?.*/,),o({action:retryHttp,api:t})}),n.on(error.sync,function(e,t){t=t.replace(/\?.*/,),o({action:netError,api:t})}),n.on(show.*,function(e){o({action:show,module:e.namespace})}),n.on(beforeSubmit.*,function(e){o({action:submit,module:e.namespace})}),n.on(success.*,function(e){o({action:success,module:e.namespace})}),n.on(changeType.*,function(e,t){var n=change+e.namespace.replace(/^./,function(e){return e.toUpperCase()})+Type;o({action:n,module:e.namespace,type:t})}),n.on(invalid.*,function(e,t){o({action:invalid,module:e.namespace,errno:t.errno,errmsg:t.errmsg})}),n.on(warn.* warning.*,function(e,t){t.errno&&(t=(+t.errno+)+t.errmsg),o({action:warn,module:e.namespace,message:t})}),n.on(error.* fatal.*,function(e,t){t.errno&&(t=(+t.errno+)+t.errmsg),o({action:error,module:e.namespace,message:t})}),Math.random()=n}function r(e){return i.map(e,function(e){return e.toString()}).join()}var i=e.$,s=quc.funcCache,o={};e.utils.cache={read:function(u,a,f){function l(){v[d]=v[d]{},v[d][m]=h,c.set(s,e.utils.JSON.stringify(v))}i.isPlainObject(a)&&(f=a),f=f{};var c,h,p,d=u.funcName;d?c=e.utils.storage(local):(d=u.qucGuid(u.qucGuid=e.utils.getGuid()),c=e.utils.storage(page));var v=e.utils.JSON.parse(c.get(s,{})),m=r(a);return(p=o[d]&&o[d][m])?p:(h=v[d]&&v[d][m],!hn(f.expire,h.date)?(h={data:u.apply(f.contextnull,a),date:(new Date).getTime()},h.data.done&&h.data.fail?((o[d]=o[d]{})[m]=h,h.data.done(function(e){t(f.condition,!0)&&(h.data=e,h.promise=resolve,l())}).fail(function(e){t(f.condition,!1)&&(h.data=e,h.promise=reject,l())}).always(function(){delete o[d][m]})):(t(f.condition,h.data)&&l(),h.data)):h.promise?i.Deferred()[h.promise](h.data).promise():h.data)},clear:function(t,n){t?cache[t]&&n?delete o[t][r(n)]:delete o[t]:(o={},e.utils.storage(page.remove(s)),e.utils.storage(local.remove(s)))}};var u={s:1e3,m:6e4,h:36e5,d:864e5,w:6048e5}}(QHPass),function(e){use strict;var t=e.$,n=null,r=function(t){this.name=func_+e.utils.getGuid(),this.extend(t),this._initFlag=!1,this._data={}};t.extend(r.prototype,{init:function(){var t=this;return t._initFlag?t.reset():(t._initFlag=!0,t.setUI(e.ui[t.name]),t.setDeferred(),t.trigger(init),t.on(show,function(){t._isShown=!0}),t.on(hide,function(){t._isShown=!1})),t._passThrough=n,n=null,t},reset:function(){return this._isShown&&this.trigger(hide),this.setDeferred(),this},isInit:function(){return this._initFlag},get:function(e,t){var n=this._data[e];return void 0!==n?n:t},set:function(e,n){return t.isPlainObject(e)?t.extend(this._data,e):this._data[e]=n,this},setDeferred:function(n){var r=this;return r._deferred=nt.Deferred(),r._deferred.done(function(t){r._callback&&e.utils.parseCallback(r._callback)(t)}),r},resolve:function(e){return this._deferred&&this._deferred.resolve(e),this},getCallback:function(){return this._callback},setCallback:function(e){return this._callback=e,this},clear:function(){return this._data={},this},getUI:function(){return this.ui},setUI:function(e){return this.ui=e,e.init(this),this},getPassThrough:function(){return this._passThrough},setPassThrough:function(e){n=e},reportError:function(t,n,r){n=n?Msg:+n+ :,t.errno?n=n+Error:(+t.errno+)+t.errmsg:n+=t.toString(),e.events.trigger((r?warn.:error.)+this.name,n)},reportWarn:function(e,t){this.reportError(e,t,!0)},extend:function(){var e=[].slice.apply(arguments);e.unshift(this),t.extend.apply(null,e)},setCaptchaUrl:function(e){this._captchaUrl=e},getCaptchaUrl:function(n,r){var i=this,s=i._captchaUrl,o=t.Deferred();return!r&&s?(s+=&_=+(new Date).getTime(),o.resolve(s)):e.sync.getCaptchaUrl(n).then(function(e){s=i._captchaUrl=e.captchaUrl,s+=&_=+(new Date).getTime(),o.resolve(s)}),o.promise()}}),t.each([on,one,off,trigger],function(t,n){r.prototype[n]=function(){return arguments[0]=arguments[0].replace(/( $)/g,.+this.name+$1),e.events[n].apply(null,arguments),this}}),e.getLogic=function(e){return new r(e)}}(QHPass),function(e){use strict;var t=e.$;e.getUserInfo=function(n,r,i){returnfunction==t.type(n)&&(i=r,r=n,n=void 0),e.sync.getUserInfo(n).done(function(e){r&&r(e)}).fail(function(e){i&&i(e)})}}(QHPass),function(e){use strict;e.getUserSecInfo=function(t){e.sync.getUserInfo().then(function(t){return e.sync.getUserSecInfo(t.crumb)}).always(t)}}(QHPass),function(e){use strict;e.getEmailStatus=function(t){e.sync.getUserInfo().then(function(t){return e.sync.checkEmailStatus(t.crumb)}).always(t)}}(QHPass),function(e){use strict;var t,n=e.$;e.getQuickLoginStatus=function(r,i){if(n.isFunction(r)&&(i=r,r=2e4),!t){var s=e.getConfig(protocol),o=s+://axlogin.passport.360.cn/ptlogin.php,u=o+?nextUrl=+e.getConfig(proxy)+&us=1&func=QHPass.getQuickLoginUserLength,a=n().attr(src,u).hide().appendTo(document.body);t=n.Deferred();var f=setTimeout(function(){t.reject()},r);e.getQuickLoginUserLength=function(e){t.resolve(e)},t.always(function(){t=null,clearTimeout(f),a.remove()})}t.then(function(t){i(n.extend({},e.ERROR.SUCCESS,{status:t.us>

  【三小时复述一本书】并非市面上的记忆方法和思维导图,而是以课本本身的学习规律为核心,在尊重初中生原有思维和原始认知的基础上,先挖掘回忆“支点”,然后通过多线化的思维串联和延伸,最终推导式的完成整本书的复述,整个过程思维得到提升,而且只需要三小时就可以完成复述,不需要再进行重复训练。

  发表在《Warald推出咨询答疑服务 跟Warald电话直接提问交流!》

  发表在《Warald推出咨询答疑服务 跟Warald电话直接提问交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收藏>] [打印] [挑错] [推荐] 作者:dede58.com 来源:未知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